上海五院傷醫案疑犯未與醫生沖突 曾自殺被救下

    發布時間:2016-03-08   來源:中華康網   
      手機查看

傷者均無生命危險;疑犯被當場制服,案發前在事發醫院住院治療;院方稱雙方未發生過沖突

昨日上午,在上海市第五人民醫院發生一起傷醫案件。犯罪嫌疑人張某持刀砍傷3位醫護人員,并打傷1名保安,事件造成3位醫護人員頭表裂傷,其中1名醫生右手食指、中指開放性骨折,傷者暫無生命危險。目前,疑犯已被警方依法刑拘,案件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據了解,昨日10時40分許,上海市第五人民醫院普外科主任醫師蔡某在二樓門診坐診時,犯罪嫌疑人張某手持柴刀,向蔡某頭部襲擊,致其頭部和手部多處受傷。行兇者在追砍蔡某的時候,還襲擊了一樓預檢臺的兩名護士。經醫院保安和醫護人員全力配合,張某被制服并由隨即趕來的公安民警控制。

上海市第五人民醫院副院長向明告訴記者,張某現年68歲,今年2月因為下肢水腫在該院住了兩次院,第一次不愿配合檢查而要求出院,第二次做活檢提示有腫瘤轉移可能,之后在住院期間曾有跳樓輕生念頭,被值班醫生救下。

“這次毫無征兆的襲擊讓我們所有的醫護人員都非常震驚。”

向明介紹說,3位醫護人員頭部均被砍傷,主治醫師蔡某的右手食指和中指開放性骨折。

講述

老師被砍,學生嚇得大哭

記者趕到現場時,醫院已恢復正常秩序,但二樓門診室地面仍有星星點點的血跡。

據醫院監控錄像和院方情況通報,當天上午10點40分許,上海市五院普外科主任醫師蔡某在二樓專家門診室坐診時,張某走到門口,拿出藏在袋子里的柴刀,一言不發直接砍向蔡醫生,致其頭部和手部多處受傷。行兇者在追砍蔡醫生時,還襲擊了一樓預檢臺的兩名護士。經保安、醫護人員和病人家屬全力配合,張某被制服并被趕來的閔行分局民警控制。

“事發非常突然,診室所有人都驚呆了。”向明說,“從張某拿著柴刀追砍至一樓預檢臺到其被制服,前后也不過五分鐘左右。真的是突如其來。”

當時,蔡醫生身邊還有兩位高校在讀的實習醫生。向明告訴記者,目睹帶自己的老師被砍得頭破血流,兩位學生嚇得大哭起來。

調查

拒絕治療方案強行出院

上海市公安局閔行分局碧江路派出所副所長何文忠稱,張某在被帶至派出所后,情緒仍非常激動。

據院方介紹,犯罪嫌疑人張某現年68歲,今年2月因為下肢水腫來該院治療,當時由蔡醫生收診,張某住院三天但不愿配合治療,后要求出院。3月初,張某再次來到市五院住院就診,經過淋巴結活檢后提示腫瘤腹腔轉移可能。

“11日,張某在住院期間曾試圖跳樓自殺,被科室的兩位醫生救下,告訴他可以通過化療、放療等手段治療,護士也幾番安撫他。”向明介紹說,“14日,蔡醫生還專門請腫瘤內科專家來對張某進行會診,決定進行保守治療。但他拒絕了所有治療方案,在沒有簽字的情況下,于16日自行出院。”

據向明介紹,在兩次住院期間,張某并沒有與醫護人員發生過任何沖突或表示過任何不滿,“大家只是覺得他非常倔,因為沒有家人陪伴,大家也覺得他很可憐。”

追訪

傷勢或影響受傷醫生職業發展

三位受傷的醫護人員已被轉到閔行區中心醫院接受救治,由第三方醫院對三人的傷勢作出鑒定。三人目前均無生命危險。

據了解,兩位護士被刀砍中頭部致頭表裂傷,有大量流血;而傷勢最重的是蔡醫生,他頭表有三處裂傷,右手食指和中指呈開放性骨折。“蔡醫生的傷勢令人擔憂,因為他是外科醫生,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對手術操作的準確性至關重要。如果傷勢嚴重,很可能對蔡醫生未來的職業發展造成影響。”該院副院長向明說。

除了四位傷者,其他醫護人員的心理狀態也是接下來院方需要重點關注的。尤其是蔡醫生身邊的兩位實習醫生,向明表示“很擔心這會對他們造成嚴重的心理傷害”。

記者了解到,上海市五院一方面將做好醫護人員的安撫,對全體人員進行心理疏導;另一方面也將提醒醫護人員提高防護意識,并加強醫院的安全巡邏。

桂林一患者家屬打醫生被刑拘

記者20日從廣西桂林市警方獲悉,桂林市婦女兒童醫院發生一起醫患糾紛醫生被打傷事件,傷人者為該市氣象局一名黃姓工作人員,目前已被刑事拘留。

事發醫院唐梅艷介紹,3月8日,一名76歲病人因肺炎來到這家醫院住院治療。3月14日,病人肺炎癥狀得到緩解后又出現胸悶等癥狀,醫院將病人轉入心內科治療。3月16日,病人再次出現病情不穩定后,被轉入重癥科接受治療。目前,這名病人還在這家醫院接受進一步治療。

唐梅艷說,3月18日,病人家屬到醫院和醫生交流時,對醫院給病人轉科等問題不理解,在與醫院重癥科主任陳純溝通中發生語言沖突,打了陳純一拳,陳純隨后倒地被送醫。

專家說法

“當務之急是警方發力遏制暴力傷醫”

作為全國兩會防止暴力傷醫“緊急提案”的發起人,北京市宣武醫院神經外科主任凌峰昨日聽說發生在上海的暴力傷醫事件后表示,當務之急,是要警方發力遏制暴力傷醫事件的發生。

凌峰說,患者刀砍醫生,體現出醫患間的矛盾和對立情緒越來越嚴重,但原因復雜,體制沉疴需抽絲剝繭,非一朝一夕能解決,不能讓醫生群體用生命為此埋單。“當務之急,是公安部門發力,將醫療機構列入公共場所范疇進行管理,采取切實有效措施,立即阻止醫院暴力事件的發生”。

提到“緊急提案”,凌峰表示目前還沒有得到相關部門回應,按程序起碼要等到本月26日全國政協提案委召開的提案協商會。凌峰表示,要修訂法律(指《治安處罰法》),將醫療機構明確列入公共場所范疇,還需要耐心。

“即使(緊急提案)被列為重點提案,要得到相關部門的支持進入修法程序,還需要很長時間。”但凌峰指出,如果暴力傷醫事件頻繁發生得不到遏制,把一個群體逼到一定程度必然會導致爆發。而現在,已到了必須要拿出解決方案的時候。

      精彩必讀
      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進一步改革完善藥品生產...
      在印度,一種急性大腦疾病竟與荔枝有關系,是荔...
      雖然上周國家藥監總局再次發文,將藥店配備執業...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定牛 足球比分直播网 商场是怎么赚钱的 qq彩票网址 全民麻将打牌开挂软件 徐州麻将规则 微信捕鱼大奖赛破解 310足球比分直播 类似游戏厅捕鱼机的捕鱼游戏 个体赚钱 知乎 pp彩票苹果 娇诗尼亚赚钱吗 澳洲幸运8 今日头条上传小视频能赚钱吗 88彩票苹果 2018做什么手工赚钱 福建31选7